WQ

致力于填坑的文手

【米加】血野 一.宁静血野 04上半章

4.
“马修,你好好想想。”亚瑟严肃地用宝石色的眼睛盯着马修。“阿尔那时真的死了吗?”
“我应该没有看错,先生。”马修显得有些底气不足,皱着眉努力回忆数年前深深地刻在脑海中的血腥场面:
微弱星光下,小巷里,血肉模糊的兄弟。若不是掉落在一旁碎掉的方框眼睛,马修肯定认不出来那人是谁。血液从身体的何处流到满是灰土的地面上,形成一个暗红的小包,散发着冰冷的死亡气息。
“......”
“应该不是阿尔。”弗朗西斯坐在亚瑟沙发的靠背上,伸手揉了揉亚瑟皱的乱糟糟的眉头,“好啦,我们到底在担心什么?一个死掉五年的普通男孩复活杀死Icpo联邦美/国的Icpor娜塔莎?”
马修闻言不禁笑了,娜塔莎,堪称Icpor中除了伊万最具战力的人了。“不可能。”马修摇摇头,站起身拿走了看过的报纸扔进了垃圾桶,“我睡了,先生们。”
弗朗西斯笑着像他摆了摆手,“晚安,亲爱的。”
待马修关上卧室厚重的安全门,弗朗西斯翻身做到亚瑟的身边,又用手臂揽住了他的肩膀:“亚瑟,怎么了?”
亚瑟的表情不自然的沉重,嘴唇微微地泛白:“那个表...是阿尔小时候我给他的生日礼物,你忘了?”

【米加】血野 一.宁静血野 03

3.
马修转过身,微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王耀皱着眉愣了好一会儿,环视四周后总算注意到了他面前的马修,有些尴尬地又向马修打了招呼。之后两个便各自找座位坐下不说话了。好在尴尬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太久,随着时间的推移,各个参会者都陆续来到了会议室。亚瑟他们也来了,自然地坐在了马修的旁边。很快大家都到齐了,只剩会议的主持者——伊万——迟迟没有到。
渐渐地出现了些小声的交流声,亚瑟不耐烦地吐槽着,转身念了个咒语。
神奇的是伊万真的来了。
亚瑟难以置信地捂着嘴巴,惊叹于他魔法技术的提高,丝毫不认为这只是一个巧合。伊万迅速的走上台,看得出来尽管他还保持着微笑,但人们几乎可以看见他头上冒出的黑气了。他快速地解释着迟到的原因,但没有人看出一点歉意。
他把围巾向后撩了一下,会场渐渐安静下来。会议开始了。
“首先要说一下今天大家可能很关心的问题。”
“娜塔莎被爆破的事情,我感到很遗憾。”
会场上隐隐约约有一些吸气声,看来还有些人不知道这件事。
“这件事发生在昨天的夜——0:00 ,一秒不差。有人闯入了Icpo的生活区,向娜塔莎的手腕开了枪爆破了娜塔莎,之后用刀割断了她的动脉。”
“娜塔莎因过量出血死亡,死亡时间在昨晚的00:20左右。”
会议室一片寂静。伊万淡紫色的眸子轻轻地扫过每个人缩小的瞳孔,问道:“有谁知道些什么吗?”
没有人说话,绝对的安静中生出了些许令人恐惧的气氛。
伊万收回目光,又恢复了一贯的微笑,“看来大家都不知道呢,那就好。那万尼亚就和大家说说万尼亚知道的事情吧。”
“娜塔莎被爆破的时候万尼亚正在睡觉哦,什么声音都没听见。但是如果他不是用的消音手枪的话万尼亚应该是听的见的,所以应该是有备而来的。”
“其次,那人的枪法很准,一枪爆破了娜塔莎的手腕,应该是惯用枪的人。”
“还有。目前为止,还没有发现联邦美/国情报的信息,应该是没有使用,所以就是冲着身份来的哦。”
说了和没说一样。马修默默在心里吐槽。
“有没有留下一些东西?”亚瑟突然站起来,“指纹,毛发,脚印什么的?”
伊万摇摇头。“没有哦。但是留下一个好玩的东西。”
他拿出一个密封的真空袋子,里面是有一个钥匙扣大小的东西。
“看不清。”后排有人喊到。
伊万把它放在投影仪下,大屏幕上显示出清楚了影像——
——一块精致的银白色表盘。指针还在滴滴答答地走着。表盘的底面是一行黑色的字:world hero。
“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伊万笑眯眯道。
是什么,表盘呗。不过,还是没有人站起来,底下的人们小声地交流起来。亚瑟的眉毛皱的紧紧的,越过弗朗西斯小声地对马修说:“你有没有见过?我感觉有点熟悉。”
马修犹豫了一下:“没有,但是我也觉得..眼熟。”

【米加】血野 一.宁静血野 01 下半章

“没有必要。”马修皱着眉评论道。“这种原因的话,隐瞒民众就可以了,没必要隐瞒我们。”
亚瑟点点头,又摇摇头,很不确定的样子,酝酿了一会才说到:“我们瞎猜也没什么用。一会开会可能就要说这个事。”
晚餐结束后有集体会议。马修随便找了一身西装套上。亚瑟和弗朗西斯说有点“特殊事项”要处理,马修便自己做电梯提前去了会议室。
集体会议室在生活楼的顶层。似乎是来的太早了,竟然连灯都还没有开。走廊里的光线这有些昏暗,这让会议室平添了几分阴森。
马修感觉有点奇怪。平时就算来的再早,伊万先生也会早早的在这里等候。通常还可以和伊万先生聊会天——从冰球到羽绒服。马修没敢关门,因为关上门就真的一点光线也没有了。灯的开关在会议室的另一侧,马修心里有点怵。会议室的监控闪着红光,提示着马修距离终点的距离。
“啪。”
灯开了之后马修差点为自己之前的顾虑笑出声,这么大了竟然还怕黑——好像小时候也不怕啊。
亮堂的会议室就小的空旷了,好在立刻就有人进来了——
——“伊万不在吗阿鲁?”

【米加】血野 一 .宁静血野 02

2.
晚餐泛着浓浓的法国风情,亚瑟放下手中的刺绣,招呼马修去吃饭。
精致的羊排还散发着余温。亚瑟嫌弃地把木盘边的玫瑰插回花瓶里,顺便吐槽了弗朗西斯不爱护花草的毛病,亚瑟在餐桌上可是一位绅士。
马修一直觉得弗朗西斯一生最大的享受就是看亚瑟吃饭了。马修记得,他很小的时候,弗朗西斯吃饭时就会注视着亚瑟。他们似乎还为此吵过架。不过现在的亚瑟早已习惯了这种注视。
“联邦美/国的Icpor被爆破了。”
弗朗西斯还不知道这事,不可置信地扬了扬眉头:“外边的人爆破的吗?什么时候的事?”
“当然。”亚瑟嫌弃地翻着白眼。“要不然这事还有什么好说的。听说是直接闯进她的生活区开的枪。就在昨天晚上。”
“半夜吗?”弗朗西斯问。
“对。”
马修想了一下:“武力突破是行不通的,应该是伪装进入的。”
亚瑟叹了口气,皱起眉毛(?!):“能伪装进来却指爆破了娜塔莎,应该不是冲着情报来的,而是Icpor的身份来的。问题在于,到现在也没有人来申领身份。”
“那......会不会就是冲着情报来的?只是只需要联邦美/国的情报?”
亚瑟摇头:“上面的说法是,就是冲着身份来的。”
“可能是怕了吧。”弗朗西斯放下刀叉,玩弄起了耳边的碎发。“联邦美国的情报,这要是泄露了,肯定会引**乱的。”

【米加】血野 一.宁静血野 01

2.
晚餐泛着浓浓的法国风情,亚瑟放下手中的刺绣,招呼马修去吃饭。
精致的羊排还散发着余温。亚瑟嫌弃地把木盘边的玫瑰插回花瓶里,顺便吐槽了弗朗西斯不爱护花草的毛病,亚瑟在餐桌上可是一位绅士。
马修一直觉得弗朗西斯一生最大的享受就是看亚瑟吃饭了。马修记得,他很小的时候,弗朗西斯吃饭时就会注视着亚瑟。他们似乎还为此吵过架。不过现在的亚瑟早已习惯了这种注视。
“联邦美/国的Icpor被爆破了。”
弗朗西斯还不知道这事,不可置信地扬了扬眉头:“外边的人爆破的吗?什么时候的事?”
“当然。”亚瑟嫌弃地翻着白眼。“要不然这事还有什么好说的。听说是直接闯进她的生活区开的枪。就在昨天晚上。”
“半夜吗?”弗朗西斯问。
“对。”
马修想了一下:“武力突破是行不通的,应该是伪装进入的。”
亚瑟叹了口气,皱起眉毛(?!):“能伪装进来却指爆破了娜塔莎,应该不是冲着情报来的,而是Icpor的身份来的。问题在于,到现在也没有人来申领身份。”
“那......会不会就是冲着情报来的?只是只需要联邦美/国的情报?”
亚瑟摇头:“上面的说法是,就是冲着身份来的。”
“可能是怕了吧。”弗朗西斯放下刀叉,玩弄起了耳边的碎发。“联邦美国的情报,这要是泄露了,肯定会引发骚乱的。”

【米加】血野 一.宁静血野 01

第一部分:宁静血野
1.
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声。
马修·威廉姆斯扶着不锈钢的栏杆走的有些吃力。渐渐变化的气压和愈发昏暗的光线无不提醒着他向密封玻璃外看去。天上的云好似未调匀的墨水,清一色的灰黑却层次分明。即使听不见,马修也知道风划过那看不太清的树时会发出尖锐的声音。那树的叶子们好像被吹了一口气的沙画,向一边倒去。
暴风雨要来了。马修想。
再长的路也会走完。刚刚看着还是一个小黑点的生活区入口,已是近在眼前了。虹膜扫描后总算是回到了生活区。虽仍是静的可怕,但似乎多了些“人”的气息。楼下就是“家”了。
敲了两次门也没人来开门,不过马修不着急。又等了半分钟门卡了,露出弗朗西斯微笑中带些歉意的脸:“抱歉Matt,没听清。”
“没关系先生,时间长我会打电话的。”
亚瑟正在沙发上刺绣,带些吃惊又羞愤的奇怪表情。“怎么了?”马修把他独立沙发上的报纸拿起来,问道。
亚瑟快速地摇了摇头:“没事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他收回的目光似乎瞪了要去做饭的弗朗西斯一下。
好吧,马修心想。——大概是又拿“门外有没有人敲门”打赌,而赌注有是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了。
报纸的头条是华/盛/顿宇宙空间会议,是有关新发现的太空空间的领属划分。二大流氓【1】再度发扬了臭不要脸的精神。
马修在长长的列表里寻找着加/拿/大。这次加拿大分配了14个空间单位,比马修猜测的要多一些。

贺团有关自拍要说的。

朋友圈里总有几个特喜欢自拍的女孩子.......
还有几个喜欢自拍加不明特效的.......
啊啊说实话雨团挺可爱的,但表情很僵硬。
那是贺团第一次听到雨团有“自拍狂魔”这个称号。。还惊奇的问为什么。。得知原因后奇道:啥,那是雨团?

所以说,加了特效,请在照片上注明:这是我。

团子们的又一天

今天乐团等蓝团子们军训回来了,纷纷晒成了紫米团,遭到了妹子们的无情的嘲笑。再加上诸蓝团已经十天没写的作业!
贺团为诸位蓝团今后几天的生活深感悲切和嘲讽(划)。